海口琼山区著名景区
    寻找府城那失落的城墙
    如何才能完整地把握一座古城的历史韵味?您可以去看古街道、触摸长满苔藓的青石板,也可去古寺庙里静静坐上一会儿,去听在木梁上回荡的寥寥梵音。
    可如果没有一段浸透历史沧桑的古城墙,城便无处安放,关于古城的一切记忆就会变得模糊。走在里面,您会感觉迷失,而不是踏实、静谧。
    有城就有墙,有墙就有分别。一堵古城墙分别的不仅仅是城里、城外,更是历史和现在。
    府城,也有这样的一面墙。触摸到他,您就能触摸到历史,听到那逐渐消逝的跫响。
    草芽巷唯一一处原汁原味的府城城墙
    现在,如果想寻找到一处原汁原味的府城城墙,也许唯一的去处便是府城里的草芽巷。
    草芽巷,“一条最有传奇色彩的小巷”。这是琼山区文体局原局长黄培平对草芽巷的评价。草芽巷之所以得名,一方面是因为出了吴典——清代海南人入翰林第一人。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一段古城墙。
    清朝乾隆五年(1740年),吴典就出生在草芽巷。吴典的祖父叫吴福,清朝康熙年间的时候迁居到草芽巷附近,靠制作豆腐谋生。后来碰巧从一块荒地里挖出大批金银珠宝,一下成了富甲全城的大户。之后吴典又做了官,官场显赫,门庭兴盛。而草芽巷也随之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    如今,走入草芽巷,您看到的却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现代小楼房。他们挤在一起,几乎淹没了这条狭窄的小巷。
    可在草芽巷靠近忠介路交叉口的地方,一段古老的墙壁显得格外特别。他们由一块块大小各异的方形石头砌成。这些石头是典型的火山石,大约2米高的地方,则长出了一株株野草,绿意盎然。
    这段遗留下来的城墙正是府城古城墙西边的残留部分。黄培平说:“历史上,西城墙从培龙市场南口至绣衣坊北门一线。大西门位于草芽巷、宗伯里、忠介路的交叉口处。现在的这段残留便是大西门的一部分。”
    就在这遗址的前方,一家卖春联的商店依城墙而建。店老板知道这段历史,骄傲地说:“要是在古代,过了我这里,你就算是出城了。”
    今年90多岁的符阿婆依旧记得,小时候就在这斑驳的城墙边,还有一扇经常锁住的城门,“那时候人小,经常去敲门玩呢。”
    可如今,一切都在慢慢消失。走在这条小巷,人们很少会想起吴典。人们也不会触摸这段残留的城墙,反而是担心日益松动的墙砖砸伤路人。
    这段古老的城墙正如一位隐士,早已看惯了尘世的熙熙攘攘,大隐于市。
    东门里古城墙的痕迹已模糊
    找寻府城城墙,还有一个地方必须去,那就是府城东门里。、
    从琼州大道沿着东门里一直往里走,走到尽头,您会看到突然多了一堵矮墙。越往前走,墙越高。沿着墙壁再往前,回头一看,墙壁写的竟是“宋古城门遗址”六个字。
    府城最早建造的日子可以推到宋朝。一种相对比较可靠的说法是,宋太祖开宝四年平南汉,五年(972年)废崖州,以其地入琼州,琼州州治从原旧州镇北移到今府城所在地。
    不过,我们现在看到的城墙并非宋朝所建。元代以前的城墙多为泥土夯实,后又经明清两代逐步修缮,再到后来的拆除,才有了现在的样子。
    如今,我们依然能找到东城门的楼基,城门北侧到原市气象局观测站一段还保留,居高临下,直视美舍河。不过,令人遗憾的是,美舍河工程改造时,已将城墙的一面改成护坡,砌上了一排排整齐的石砖。与此同时,昔日的城墙上则建起了一排排民房,甚至还有了一个新的街道名字:东门三横里。
    “古城墙的痕迹太模糊了。人们走在这里再也触摸不到历史了。”1月25日,刚巧从广东过来的游客张先生,几经寻找找到城墙东门遗址后,心里不免有些失落,“走在水泥路上,看着水泥浇筑的石碑。就是你写上宋代的字,也没有味道了。历史在这里断掉了。”
    “城门”外,装扮一新的美舍河依旧流淌,一座水泥浇筑的桥梁跨河而过,连接着东门,却没能连接起历史。
    鼓楼
    门洞里看见昔日府城的繁华
    说完上面两处府城的古城墙遗址,还有一处不得不说,这就是鼓楼。鼓楼位于文庄路南鼓楼街,与府城原南城门在同一轴线上,坐北朝南。原名谯楼,又称文明楼。
    沿着鼓楼街一直往南走,走着走着就能看见一个硕大的门楼,透过中间的拱门看过去,仿佛能看见古代府城的繁华。试想,曾有多少达官贵人、富甲商人从此走过,在经过南城门走向海南岛的每个角落。
    这座鼓楼源自于清朝乾隆五十三年(1788年),如今仅存一层,看上去有些破败,但却保存相对完好。
    黄培平给记者列出了以下数据:鼓楼面阔19.9米,进深9.95米,楼高7.56米。鼓楼下面的台基为仿明的城台式,基底东西长24米,南北宽16米,基高9米,外层均用石条围筑,厚约50厘米,内心用红土夯实。中有拱门,宽约4.6米,高7.1米。
    “这看似琐碎的数据,记载的却是这座鼓楼的地位。”黄培平说,以前鼓楼的门额上有“海南壮观”四个大字,“这座鼓楼曾显得多么高大、辉煌。面阔19.9米,你就能想象当时的一个历史场景。”
    如今,“海南壮观”已不复存在。昔日壮丽的鼓楼在周边升起的建筑物中显得矮小、破旧。鼓楼顶上的房屋也显得破烂不堪,在风雨飘摇中成了危房。
    失落的城墙亟待保护
    从一处处遗址中,我们看到的是府城古城墙的零星痕迹。如果追溯起来,府城城墙最早可推算宋朝,东门里则是佐证。
    明洪武二年(1369年)八月,兵部侍郎孙安授广西卫指挥佥事,带官兵千多人驻防琼岛,开设海南分司。他奏请朝廷升琼州为府,并允许开拓城围,同意海南军民和工商各界人士合力建城。
    洪武五年(1372年)海南设置卫指挥统领全岛军事,卫指挥张荣接替孙安继续筑城。他带领州县官员、士兵和民工垒土砌石,从西北隅向东南隅增筑,工程浩大,历时9年,终于筑城围长1253丈,高2.7丈,厚2.8丈,至洪武十年(1378年)基本完工。之后虽几经台风侵蚀,多次倒塌,但均有陆续修复,不断沿用。
    1926年,府城古城墙迎来了命运的转折。是年,府城西边城门和北边新城一带的城墙被陆续拆除。从那以后,府城古城墙伴随岁月一点点消逝,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景,残留下一片苔藓与枯草。
    古城墙是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,具有的历史价值是其它文物古迹无法替代的。海南大学教授阎根齐也为之心痛:“文物保护一般是20年一大修,5年一小修。他们经过对海口文物进行多次调研发现,建省至今,海口许多文物都没有维修过。现在,他们真的亟需保护,再不保护就晚了。”
    有城就有墙,有墙就有分别。一堵古城墙分别的不仅仅是城里、城外,更是历史和现在,传承过去,走向未来。
    —————文章摘选自南国都市报